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客機空中排油(南航供圖)
  圖為:患病幼兒在機上接受緊急救治
  據澎湃新聞報道 19個月大的幼兒在飛機上突然昏迷,必需儘快落地搶救,機組決定緊急備降。北京時間12月2日清晨,南航CZ330客機從加拿大溫哥華至廣州飛行途中,釋放近30噸燃油以減輕機體重量達到降落標準,及時輓回了患兒的生命。
  患兒突然發病呼吸微弱
  “事發時,飛機已經起飛兩個多小時。”事發航班的乘務長劉可佳回憶,飛機原計劃從加拿大直飛廣州,當時大約是北京時間6時10分,乘務員正在進行餐飲服務。“客艙後部突然出現了喧嘩和哭喊聲。”他描述,一對青年夫婦抱著幼兒不停哭泣。
  “第一反應是有旅客突發疾病,但沒想到情況很嚴重。”航班主任乘務長杜薇稱,她看到患兒面色蒼白,呼吸微弱,幾乎摸不到頸動脈。
  據孩子父母介紹,患兒19個月大,之前沒有任何疾病前兆和病史。
  機上乘務人員立即通過廣播尋找醫生,同時準備機上氧氣瓶,開始急救。客艙的突發事件的消息也傳遞至駕駛艙。6時25分,機上一名醫生聽到廣播後,起身為患兒實施心肺複蘇急救,醫生給出意見:孩子情況危急,機上的應急醫療設備不足以支持,需要儘快落地救治。
  事發1小時後降落美國機場
  “當時我們有三種選擇,一是繼續飛往廣州,二是返航,三是到最近的美國安克雷奇機場備降。”責任機長桂繼忠直言,雖然有距離優勢,但備降安克雷奇機場機組需面臨諸多問題。“當地沒有南航辦事處,飛機落地後旅客的服務保障難度極大。”
  更棘手的是,執飛機型波音787的最大落地重量不得超過173噸,而當時飛機的重量超過200噸。這意味,還需要在空中釋放近30噸航油,成本為21萬元。此外,備降還會產生機場保障等費用。“最終我們還是決定備降,因為此種選擇耗時最短,可以爭取更多的搶救時間。”機長說。
  南航總部相關人士介紹,當日6時30分收到機長的備降請求,隨即給予確認回覆。該人士稱,南航啟動應急救援程序,簽派員為機組提供備降所需資料。另有工作人員聯繫安克雷奇機場,說明情況緊急,要求機場安排急救車就位。
  7時11分,航班降落在美國安克雷奇機場。地面救援人員攜帶設備上機,2分鐘後將患兒及家屬帶上急救車。南航介紹,患兒在當地醫院獲得了全力搶救,經住院觀察無恙,順利出院。
  相關鏈接
  救人不算經濟賬
  值得一提的是,飛機因病患而中途改道,不僅僅代表旅程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,它還意味著,航空公司需要為這一趟飛行而支出更多的成本,別的飛機還得為這架臨時變道的飛機讓路。
  2005年9月,國航北京飛往巴黎的CA933航班在起飛不到2小時後,機上一位旅客急性闌尾炎發作。執飛機組認為,如果繼續前往目的地,病人可能無法堅持。最終,機組決定返航。為了安全降落,機上沒有用盡的近50噸航空燃油全部被迫放掉,損失數十萬元。
  2013年8月,一架從墨爾本飛往上海的東航客機起飛約90分鐘後,機上一名2歲上海籍男童夾傷手指。在機上醫生建議下,機組決定返航墨爾本,並空中釋放60噸航油,使傷者得到及時救治。
  代價高昂,但各航空公司均表示,飛機因救治病患而改變飛行計劃是人道主義精神的體現,在這一過程中,經濟賬並不是第一考慮因素。
  (原標題:圖文:南航客機上幼兒突發重病 空中排油30噸緊急備降)
創作者介紹

虎紋

xx98xxkoh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